裸聊性 - 美女直播聊天qq裸聊真人視訊 - 免費視訊美女裸聊網站 - 美女視訊

怎樣哄丈母娘之八大計

第一計瞞天過海

十二年前,我尚在大學期間,便認識了今天已作了我十年老婆的她。

她很美,人也很溫柔,從各方面看都具備做我未來妻子的潛質,於是我定下目標,決定把她追到手。

對於十二年前像我這樣一位美貌與才華並重的英俊男兒來說,追女孩決不是一件困難的事兒。問題是,閻王爺好見,小鬼難纏。而這小鬼,其實應該叫"老鬼",就是她媽,即我今天的丈母娘。

我這位丈母娘,可不是一位平凡樸素的勞動婦女。她的精細,常令我們當地菜市場習慣缺斤短兩的小販們聞風喪膽。她的多疑,即便曹孟德兄在世也會自歎弗如。

面對在追求自己心上人道路上永遠無法繞過的這樣一塊巨大絆腳石,您認為我應該如何面對?放棄麼?切!知難而退非君子!俗話說得好:與天鬥,與地鬥,與丈母娘鬥,其樂無窮!為此,我無數次運用"瞞天過海"之計策,終於一點一點取得了丈母娘的信任,順利娶到了我今天的老婆。

丈母娘為了把她寶貝女兒的未來可以放心託付給我,當時對我的生活能力進行了一系列的測試。雖然我在十幾年前也是一個什麼都不會幹的學生仔,但這種無能是不可以讓未來的丈母娘看出來的。在她面前,我永遠只有一句話:"阿姨,這活兒交給我吧,我會幹!"不會怎麼辦?先把活兒接下來,現去翻書或者找人學呀!現在想來, 我當年可真像那個"把信送給加西亞"的羅文。

一次,丈母娘的自行車爆胎了,她正準備推出去修車,我一把攔下了她:"阿姨,修理個自行車還要出去花錢麼?來,讓我修吧!"

"你會修車?還會補胎?"

"拜託阿姨,請把這句話裡的問號去掉。"

然後我一擼胳膊,擺開陣勢。且慢,"阿姨,您等我一下,我出去買一管補胎膠水"

其實,我出去不僅僅是買膠水,而是學修車。

我來到一個離家不遠的自行車修理攤前,正好看見修車師傅在補自行車胎,我就蹲下身仔細看,並且在心中暗記補胎的工藝流程:先把氣門箍鬆開,把外胎撬起來,抽出內胎,打氣,到水盆裡查找漏氣點,把漏氣處用木銼打毛,剪一塊小皮子也銼毛,把內胎待修補處與小皮子上都塗抹補胎膠水晾置一會兒, 將小皮子與內胎漏氣處粘合壓緊,裝好內胎外胎,璿上氣門箍並打氣,搞定!

看會了,我就跟修車師傅買了一管膠水,還要了一塊小皮子,回到家,我胸有成竹,把丈母娘的自行車翻過來,三下五除二地幹了起來。感謝父母賜我聰明的大腦和靈巧的雙手,第一次修車,而且還是補胎這種技術活,我只看了一遍,就做得跟真的似的,把個丈母娘哄得在一旁直點頭,不住地說:不簡單不簡單,你居然能幹這樣的活!其實她心裡的話我也在心裡替她說了:"這麼能幹的男人,我女兒不嫁給他嫁給誰!"

於是,在後來的日子裡,我反復應用此計,且不斷學習,終於成了她們家的廚師、電器修理工、泥瓦匠、修車師傅、水暖工…, 終於,在1994年春天一個浪漫的夜晚,准丈母娘在她的臥室裡對我上下左右端詳了二十分鐘後,將信將疑地問我:"你真的能照顧好我的女兒麼?"我連忙一把握住丈母娘肥厚的大手,凝視著她的眼睛深情地說:"媽媽,我不但能照顧好您的女兒,我還能夠照顧好您。您把女兒嫁給我,絕不會讓您失去一個體貼的女兒,只會讓您多了一個能幹的兒子"。於是,這一年的十月一日,我終於成了一個有老婆的幸福男人。

第二計圍魏救趙

結婚後,丈母娘仍然保持著對我結婚前行為表現的期待,希望我仍然能夠一如既往做她們家的萬能長工。但是,既然我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就不可能再像先前那樣全力以赴地顧及她們那個大家。 於是,為了慢慢擺脫丈母娘對我的依賴,我開始採用"圍魏救趙"的策略,慢慢將我的勞動技能傳授給我那什麼家務活兒也不會幹的岳父。

就像現在做為一個職業經理人,要想從繁複的日常事務堆中解放自己,達到"除了思考、計畫、培訓、分配任務、簽署檔之外什麼都不做"的理想境界,就一定要做好授權工作。而授權的前提,則是首先培訓好自己的下屬,讓他們有能力做好原來只有你能做的事情,這樣一來,你就可以每天喝著咖啡騰出精力去思考更重要的事情了。

為了培訓老岳父,我費了不少功夫。首先是讓他對做家務產生興趣,我每次幹活都讓他在旁邊看,跟他說:"爸,你看,幾片洋蔥,一點肉末,放在鍋裡這麼一炒, 就可以變出一道菜來,這是多麼偉大的藝術創作啊!如果您願意,您也可以完成的!"

"真的麼?我來試試!"

於是,我就把圍裙摘下來戴到了老岳父身上。

慢慢地,我又把疏通廁所的"皮子"交到了老岳父手裡,把修理家用電器的螺絲刀、萬用表等工具通通交到了老岳父手裡。

於是,慢慢地,我就從她們家漸漸淡出了,丈母娘不但絲毫沒有意見,還歡天喜地地對我說:"你岳父現在真的是越來越棒了,不但學會了做家務,而且還越來越會體貼人!"

1995年秋天,感情日益深厚的丈母娘夫婦竟然去照相館花了八百多塊錢補照了一套婚紗彩照,從此以後,我在她們家的苦力身份也幾乎獲得了徹底解放,我終於成功地將"幫丈母娘幹家務"這件事情充分授權給了我的岳父–一位心地善良,動手能力較差的中年男人。

第三計借刀殺人

女婿對付丈母娘的無理挑釁,最忌諱的做法,就是自己御駕親征硬打硬拼。雖說"一個女婿半個兒",但你必須知道,這個"兒"只是名義上的,你跟自己親媽怎麼吵架都無所謂,親媽永遠不會不認你這個兒子。但對丈母娘則完全不同,女婿一旦同丈母娘吵架,就等於是撕破了臉,今後會很難在一起相處。所以,作為女婿一定要善於利用自己的老婆同丈母娘的特殊關係,把老婆當作肉彈,同丈母娘進行曲線鬥爭!

有一次,丈母娘嫌我星期天睡懶覺不幹活,就摔盆摔碗的,在走廊裡指桑駡槐數落我。我當時心如止水,一點都不鬱悶,也不生氣。我跟老婆說,你看你媽,把咱家的碗都要摔破了,還要花錢去買,你快去勸勸她!我老婆就傻乎乎地沖出去數落她媽。老太太正在氣頭上,結果可想而知。正她當們母女兩個吵得不亦樂乎的時候,我出去了,我裝出很心痛的樣子,一把拉住丈母娘的手,眼含熱淚地說:媽,都是我們不好,惹您生氣了,您年紀這麼大了,不能動這麼大肝火啊!來來來,您坐下,我給您倒杯水。然後沖老婆一瞪眼:你給我回屋去!這下,兩人統統搞定!老婆事後說我拉架拉得及時,丈母娘也直誇我會心疼老人,而我,到頭來還是啥活也沒幹,勸完架就出去釣魚了。您記住了,這招就叫:借刀殺人!

第四計以逸待勞

我的丈母娘是一個非常挑剔的人。在她眼皮底下做事,你就是做的再好,她也總能尋出紕漏,然後給你一通不痛不癢的數落。在她心目中,女婿仿佛就是天生受苦的命,幹活是應該的,幹好乃是本分,不要期望獲得任何表揚與讚美。於是久而久之,我在家裡的幹活熱情就慢慢下降,到後來,乾脆就成了她眼中嚴重腐化變質、好吃懶做的壞女婿。

好在我這人天生臉皮厚,能夠做到在她的罵聲裡悠然自得地品茗看書而不受任何干擾,於是久而久之,我發現她漸漸對我變得聽之任之,數落也越來越少,似乎已經完全適應了我的懶惰。碰上我心情好的時候,偶爾也會在星期天做頓好飯或收拾一下屋子,老太太便會用看到日從西出的驚奇目光不斷掃描我,同時口中還不住發出嘖嘖讚歎:啊,新兒啊,辛苦了,辛苦了!你做的飯真好吃!你把地掃得真乾淨!每當此時,我都會在心裡苦笑不已,想當初結婚頭兩年,我不是天天如此麼?也沒聽你說過半句好話。看來,作為女婿,在丈母娘手下一味傻幹實幹是不行的。有時候該撂挑子就要撂挑子,該耍大牌就要耍大牌!以逸待勞會出奇效,不信您試試看!

第五計趁火打劫 作為女婿,要想在丈母娘手中活的滋潤舒服又不至於背負什麼"忤逆"或"不孝"的駡名,就一定要學會有所為有所不為。對於諸如做飯洗碗洗衣服打掃衛生之類的家務瑣事,如果你沒有特殊愛好,當屬"不為"之列,硬著頭皮挺住,大不了挨挨駡,聽聽數落,不是什麼原則性的大事。但是當遇到關乎丈母娘切身利益的大事之時,卻一定要挺身而出知難而上,此為"趁火打劫"之計,高明女婿不可不學。

丈母娘有一天晚上看電視時說自己腿疼,老岳父與老婆當時正被電視劇情感染對丈母娘的話無動於衷。我則一聲不響,默然站起,披衣而出,下樓到離社區不遠的醫藥商店花一百多元買了一套針灸拔罐器。回到家,我對丈母娘說:媽,我跑了好遠的路,終於買到了這個東西,我小時候腿疼就經常用它治療,您試試看,很靈的!然後我蹲下身去,把丈母娘的褲管挽起,親手給老太太拔罐,邊拔邊問(做非常關切狀):媽,您覺得好點了麼?腿還疼麼?

結果可想而知,老太太當時都感動傻了。一個勁地說:不痛了,不痛了,好了,真的好了!我抬頭觀察,丈母娘眼睛裡似乎還閃動著點點淚光!此事發生後的一個月內,丈母娘沒有再找過我任何麻煩,看來,人心都是肉長的啊!

第六計聲東擊西

丈母娘有個很不好的習慣,就是喜歡偷聽。

有時候,我跟老婆在屋裡商量財政大事,猛一開門,總能看見丈母娘匆匆閃過的身影。這種事我又不能明說,老婆也覺得彆扭不好意思開口講,後來我就想出一個辦法。

我們家的電話安裝在客廳,當我跟老婆在書房談事的時候,我就用手機間歇性地撥打自己家的電話。只要客廳電話鈴一響,我就掛斷,然後就聽見丈母娘接起電話空喊"喂~~喂"的聲音。如此這般,重複不斷。當我跟老婆談完事走出書房的時候,看到丈母娘還在客廳茶几的電話機旁打轉轉,而且一臉的疑惑不解:"新兒,你看這電話是怎麼了?怎麼就響一聲而且接不著人呢?"我便裝模做樣地拿起話筒檢查一番說:"沒關係,這叫竄線,就是別人正在通話,引起了我們電話振鈴。幸虧你接起來沒聲音,如果有聲音,你就成偷聽別人講話了。"丈母娘臉紅一陣白一陣地就下去了,後來,她就很少偷聽我跟老婆的私房話了。

第七計無中生有

跟丈母娘長期生活在一起,若是每次都等丈母娘無事找碴欺負到頭上再去想辦法化解,終究還是消極防禦策略,太被動。所以,作為聰明女婿,有時候也需要主動出擊,甚至無中生有製造一些陷阱讓丈母娘去鑽,然後在適時給予迎頭痛擊,化被動為主動,為自己贏得戰略意義上的積極進攻態勢,讓丈母娘從此心有餘悸,不敢再肆無忌彈地對你胡亂發飆。

我自認為自己還算一個細心的人,幹起各種家務活的品質怎麼說都應該被評為"優良工程"。可是,遇到一個挑剔無比的丈母娘,我就算是倒了黴了,在她眼裡,我永遠都是一個毛腳女婿,我幹的活兒品質永遠不合格。她經常掛在口頭上的一句話就是:"新兒,你看你多粗心…"

我早想殺殺她這股歪風,終於,讓我等到了機會。一次,我下班回家早,發現她竟然不在家,而廚房的電飯煲還插著電,看樣子估計是去買菜了。於是,我靈機一動沒有進家,而是把原本鎖著的家門通通打開,然後虛掩好,又一溜煙跑到樓下,藏在離樓門不遠的一棵大樹後面。

果然,幾分鐘後,我看見丈母娘拎著菜從遠處匆匆走來。快到門口的時候,我從樹後閃出來,在背後叫她一聲:"媽,您去買菜去了?"

"啊,是你呀,怎麼這麼早回家?"

"是啊,真巧,今天下班早。來,媽,菜給我提吧。"

於是丈母娘把手裡提著的菜交給我,跟我一前一後上了樓。

到了家門口,丈母娘掏出鑰匙開門,鑰匙剛一插進去,她就發現不對勁:防盜門根本沒鎖!

她拉開防盜門又把鑰匙插入木門的鎖孔,竟然發現木門也沒鎖!

這時,我跟在她身後佯做驚訝地開腔了:"啊,媽呀!你出門買菜竟然不鎖門?你看你多粗心!我書房裡放了那麼多值錢的東西,什麼數碼攝像機、手提電腦之類的,這要是讓人順手牽羊拿走兩件損失該有多大?你就是出門時間再短,也不能不鎖門呀!你真是太粗心了…"

我偷眼觀瞧,看到丈母娘的汗可就流下來了,她站在那裡,半晌不動地方,嘴裡還不住念叨:我怎麼能不鎖門呢?怎麼可能呢…。我看差不多了,就把神色緩和下來,一把把她拉進屋:"算了,媽,別自責了,人做事情,難免會犯錯誤嘛。好在這次家裡沒丟東西,吸取個教訓,下回小心就是了。"

這件事後,丈母娘果然收斂了很多,至少是很少再在我面前說什麼"你看你多粗心"之類的話了。不過其副作用是,丈母娘從此患上了鎖門恐懼症,每次鎖門時,都要把鎖好的門結結實實地踢上三腳、然後又拉又拽地再折騰幾分鐘,攔都攔不住,哎…

第八計暗渡陳倉

我們不要總把丈母娘當作對立面的敵人,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擴大統一戰線,最終把家裡的事情辦好!

–新潮魯迅

多年共同生活在一起,我慢慢把丈母娘的脾氣秉性模得很准。丈母娘的心眼兒其實並不壞,甚至可以說還是一位心地善良的老人。但其致命的弱點就是心胸狹窄,心眼兒小的芝麻粒都容不下。而且平時總要在我這個女婿面前做出一幅盛氣淩人的樣子,距人於千里之外–你若有事想求她幫忙,連口都張不開。連我老婆有時候都怕她,拿老太太沒辦法。

我有一個小孩,上小學二年級,平常每天都是我上下班按時接送孩子,因為我的工作時間比較穩定,老婆的工作由於要倒班,所以不方便。話說有一次公司突然要派我去外地出差一個月,接送孩子的任務顯然必須由丈母娘臨時擔起來。這事要是放在別人家也許根本不成問題,跟老人直接言語一聲也就完了。但在我們家不行。丈母娘鼻孔朝天,牛氣得很,如果直接跟她相求,指不定她會說出什麼亂七八糟的話來,什麼"我又不是你們的老媽子"、"有錢去請保姆啊!"之類的,這在以前我不是沒有領教過,所以我決定不從正面進攻,我要用計智取!

這天下班回家,一家人吃完飯後,我當著丈母娘的面跟老婆鄭重其事地說:你到我書房來一下,我有重要事情跟你商量。然後,我們就進了書房。我故意把門留條小縫,因為據我對丈母娘的瞭解,這種情況下,她是百分之一百會來偷聽我們談話的。我首先找了張紙,給老婆寫了幾個字:"下面是演戲,請配合。"老婆心領神會地對我點了點頭,於是我們的對話就開始了。

"老婆,我考慮了好久,你明天起還是向公司提出辭職吧,因為我可能過兩天要出差,孩子沒人專管不行啊。"

"老公,可是我不想辭職,我現在的工作很不錯啊,如果我辭職了,以後想找這麼好的工作就很困難了。再說,如果我辭職在家專管接送小孩,我不就成了家庭婦女了麼?我還這麼年輕,我不想就這麼廢了自己啊,嗚~~~"

*,她還哭了,裝得可真像,我好懸一口茶水沒噴出來!我強忍住笑,繼續說道:

"那你說怎麼辦?我掙得比你多,總不能讓我退休你來養家吧?孩子的安全畢竟是第一位的,為了孩子,也只有犧牲你了。"

"老公,那你為什麼不跟我媽說說讓她在你出差期間臨時替你接送一下孩子嘛。"

"你媽?拉倒吧!我打死都不會求她!這是我們自己的事情,必須自己解決。你明天就去辭職,然後在家當全職太太,這事就這麼定了!"

"嗚~~嗚~~",老婆"哭"得更傷心了。

我猛一拉門走出書房(不出所料我又看見丈母娘身影一閃!),若無其事地坐到客廳沙發上看電視。我看到丈母娘心事重重欲言又止地在我身邊來回溜達。磨蹭了十幾分鐘,她終於忍不住了,慢慢蹩到我身邊,低眉信首訕訕地說:"新兒,你,要出差是嗎?"

"是啊,您怎麼知道?"我故作驚訝地問。

"嗯,你要出差,就儘管放心出差好了,孩子交給我來接送吧"聽口氣,仿佛丈母娘在求我。

"那可不行,您是媽啊,又不是保姆,怎麼能讓您幹這種事呢?不用您操心,孩子的事情我已經都安排好了。"

"別呀,新兒,看你說的哪裡話!什麼保姆不保姆的,我是姥姥,怎麼就不能接送外孫子?你快別安排了,反正我在家也是閑著…"

"啊呀,這樣啊,那就有勞媽多費心了!不過你每天出門時可要注意鎖好門,別再那麼粗心,另外自己走路也要小心啊!"

"當然當然,你放心吧新兒!"丈母娘仿佛得了寶貝似地歡天喜地地下去了。 其實我心裡知道丈母娘完全是心疼女兒,怕自己女兒真的失業當家庭婦女就麻煩了,所以她是一定不會同意我剛才所做出的"安排"的。其實女婿們在對付丈母娘的問題上不妨以此為例舉一反三,充分利用自己老婆同丈母娘的特殊關係,凡遇到難辦的事情,就給她來個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動手能力較差的中年男人。

第三計借刀殺人

女婿對付丈母娘的無理挑釁,最忌諱的做法,就是自己御駕親征硬打硬拼。雖說"一個女婿半個兒",但你必須知道,這個"兒"只是名義上的,你跟自己親媽怎麼吵架都無所謂,親媽永遠不會不認你這個兒子。但對丈母娘則完全不同,女婿一旦同丈母娘吵架,就等於是撕破了臉,今後會很難在一起相處。所以,作為女婿一定要善於利用自己的老婆同丈母娘的特殊關係,把老婆當作肉彈,同丈母娘進行曲線鬥爭!

有一次,丈母娘嫌我星期天睡懶覺不幹活,就摔盆摔碗的,在走廊裡指桑駡槐數落我。我當時心如止水,一點都不鬱悶,也不生氣。我跟老婆說,你看你媽,把咱家的碗都要摔破了,還要花錢去買,你快去勸勸她!我老婆就傻乎乎地沖出去數落她媽。老太太正在氣頭上,結果可想而知。正她當們母女兩個吵得不亦樂乎的時候,我出去了,我裝出很心痛的樣子,一把拉住丈母娘的手,眼含熱淚地說:媽,都是我們不好,惹您生氣了,您年紀這麼大了,不能動這麼大肝火啊!來來來,您坐下,我給您倒杯水。然後沖老婆一瞪眼:你給我回屋去!這下,兩人統統搞定!老婆事後說我拉架拉得及時,丈母娘也直誇我會心疼老人,而我,到頭來還是啥活也沒幹,勸完架就出去釣魚了。您記住了,這招就叫:借刀殺人!

第四計以逸待勞

我的丈母娘是一個非常挑剔的人。在她眼皮底下做事,你就是做的再好,她也總能尋出紕漏,然後給你一通不痛不癢的數落。在她心目中,女婿仿佛就是天生受苦的命,幹活是應該的,幹好乃是本分,不要期望獲得任何表揚與讚美。於是久而久之,我在家裡的幹活熱情就慢慢下降,到後來,乾脆就成了她眼中嚴重腐化變質、好吃懶做的壞女婿。

好在我這人天生臉皮厚,能夠做到在她的罵聲裡悠然自得地品茗看書而不受任何干擾,於是久而久之,我發現她漸漸對我變得聽之任之,數落也越來越少,似乎已經完全適應了我的懶惰。碰上我心情好的時候,偶爾也會在星期天做頓好飯或收拾一下屋子,老太太便會用看到日從西出的驚奇目光不斷掃描我,同時口中還不住發出嘖嘖讚歎:啊,新兒啊,辛苦了,辛苦了!你做的飯真好吃!你把地掃得真乾淨!每當此時,我都會在心裡苦笑不已,想當初結婚頭兩年,我不是天天如此麼?也沒聽你說過半句好話。看來,作為女婿,在丈母娘手下一味傻幹實幹是不行的。有時候該撂挑子就要撂挑子,該耍大牌就要耍大牌!以逸待勞會出奇效,不信您試試看!

第五計趁火打劫 作為女婿,要想在丈母娘手中活的滋潤舒服又不至於背負什麼"忤逆"或"不孝"的駡名,就一定要學會有所為有所不為。對於諸如做飯洗碗洗衣服打掃衛生之類的家務瑣事,如果你沒有特殊愛好,當屬"不為"之列,硬著頭皮挺住,大不了挨挨駡,聽聽數落,不是什麼原則性的大事。但是當遇到關乎丈母娘切身利益的大事之時,卻一定要挺身而出知難而上,此為"趁火打劫"之計,高明女婿不可不學。

丈母娘有一天晚上看電視時說自己腿疼,老岳父與老婆當時正被電視劇情感染對丈母娘的話無動於衷。我則一聲不響,默然站起,披衣而出,下樓到離社區不遠的醫藥商店花一百多元買了一套針灸拔罐器。回到家,我對丈母娘說:媽,我跑了好遠的路,終於買到了這個東西,我小時候腿疼就經常用它治療,您試試看,很靈的!然後我蹲下身去,把丈母娘的褲管挽起,親手給老太太拔罐,邊拔邊問(做非常關切狀):媽,您覺得好點了麼?腿還疼麼?

結果可想而知,老太太當時都感動傻了。一個勁地說:不痛了,不痛了,好了,真的好了!我抬頭觀察,丈母娘眼睛裡似乎還閃動著點點淚光!此事發生後的一個月內,丈母娘沒有再找過我任何麻煩,看來,人心都是肉長的啊!

第六計聲東擊西

丈母娘有個很不好的習慣,就是喜歡偷聽。

有時候,我跟老婆在屋裡商量財政大事,猛一開門,總能看見丈母娘匆匆閃過的身影。這種事我又不能明說,老婆也覺得彆扭不好意思開口講,後來我就想出一個辦法。

我們家的電話安裝在客廳,當我跟老婆在書房談事的時候,我就用手機間歇性地撥打自己家的電話。只要客廳電話鈴一響,我就掛斷,然後就聽見丈母娘接起電話空喊"喂~~喂"的聲音。如此這般,重複不斷。當我跟老婆談完事走出書房的時候,看到丈母娘還在客廳茶几的電話機旁打轉轉,而且一臉的疑惑不解:"新兒,你看這電話是怎麼了?怎麼就響一聲而且接不著人呢?"我便裝模做樣地拿起話筒檢查一番說:"沒關係,這叫竄線,就是別人正在通話,引起了我們電話振鈴。幸虧你接起來沒聲音,如果有聲音,你就成偷聽別人講話了。"丈母娘臉紅一陣白一陣地就下去了,後來,她就很少偷聽我跟老婆的私房話了。

第七計無中生有

跟丈母娘長期生活在一起,若是每次都等丈母娘無事找碴欺負到頭上再去想辦法化解,終究還是消極防禦策略,太被動。所以,作為聰明女婿,有時候也需要主動出擊,甚至無中生有製造一些陷阱讓丈母娘去鑽,然後在適時給予迎頭痛擊,化被動為主動,為自己贏得戰略意義上的積極進攻態勢,讓丈母娘從此心有餘悸,不敢再肆無忌彈地對你胡亂發飆。

我自認為自己還算一個細心的人,幹起各種家務活的品質怎麼說都應該被評為"優良工程"。可是,遇到一個挑剔無比的丈母娘,我就算是倒了黴了,在她眼裡,我永遠都是一個毛腳女婿,我幹的活兒品質永遠不合格。她經常掛在口頭上的一句話就是:"新兒,你看你多粗心…"

我早想殺殺她這股歪風,終於,讓我等到了機會。一次,我下班回家早,發現她竟然不在家,而廚房的電飯煲還插著電,看樣子估計是去買菜了。於是,我靈機一動沒有進家,而是把原本鎖著的家門通通打開,然後虛掩好,又一溜煙跑到樓下,藏在離樓門不遠的一棵大樹後面。

果然,幾分鐘後,我看見丈母娘拎著菜從遠處匆匆走來。快到門口的時候,我從樹後閃出來,在背後叫她一聲:"媽,您去買菜去了?"

"啊,是你呀,怎麼這麼早回家?"

"是啊,真巧,今天下班早。來,媽,菜給我提吧。"

於是丈母娘把手裡提著的菜交給我,跟我一前一後上了樓。

到了家門口,丈母娘掏出鑰匙開門,鑰匙剛一插進去,她就發現不對勁:防盜門根本沒鎖!

她拉開防盜門又把鑰匙插入木門的鎖孔,竟然發現木門也沒鎖!

這時,我跟在她身後佯做驚訝地開腔了:"啊,媽呀!你出門買菜竟然不鎖門?你看你多粗心!我書房裡放了那麼多值錢的東西,什麼數碼攝像機、手提電腦之類的,這要是讓人順手牽羊拿走兩件損失該有多大?你就是出門時間再短,也不能不鎖門呀!你真是太粗心了…"

我偷眼觀瞧,看到丈母娘的汗可就流下來了,她站在那裡,半晌不動地方,嘴裡還不住念叨:我怎麼能不鎖門呢?怎麼可能呢…。我看差不多了,就把神色緩和下來,一把把她拉進屋:"算了,媽,別自責了,人做事情,難免會犯錯誤嘛。好在這次家裡沒丟東西,吸取個教訓,下回小心就是了。"

這件事後,丈母娘果然收斂了很多,至少是很少再在我面前說什麼"你看你多粗心"之類的話了。不過其副作用是,丈母娘從此患上了鎖門恐懼症,每次鎖門時,都要把鎖好的門結結實實地踢上三腳、然後又拉又拽地再折騰幾分鐘,攔都攔不住,哎…

第八計暗渡陳倉

我們不要總把丈母娘當作對立面的敵人,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擴大統一戰線,最終把家裡的事情辦好!

–新潮魯迅

多年共同生活在一起,我慢慢把丈母娘的脾氣秉性模得很准。丈母娘的心眼兒其實並不壞,甚至可以說還是一位心地善良的老人。但其致命的弱點就是心胸狹窄,心眼兒小的芝麻粒都容不下。而且平時總要在我這個女婿面前做出一幅盛氣淩人的樣子,距人於千里之外–你若有事想求她幫忙,連口都張不開。連我老婆有時候都怕她,拿老太太沒辦法。

我有一個小孩,上小學二年級,平常每天都是我上下班按時接送孩子,因為我的工作時間比較穩定,老婆的工作由於要倒班,所以不方便。話說有一次公司突然要派我去外地出差一個月,接送孩子的任務顯然必須由丈母娘臨時擔起來。這事要是放在別人家也許根本不成問題,跟老人直接言語一聲也就完了。但在我們家不行。丈母娘鼻孔朝天,牛氣得很,如果直接跟她相求,指不定她會說出什麼亂七八糟的話來,什麼"我又不是你們的老媽子"、"有錢去請保姆啊!"之類的,這在以前我不是沒有領教過,所以我決定不從正面進攻,我要用計智取!

這天下班回家,一家人吃完飯後,我當著丈母娘的面跟老婆鄭重其事地說:你到我書房來一下,我有重要事情跟你商量。然後,我們就進了書房。我故意把門留條小縫,因為據我對丈母娘的瞭解,這種情況下,她是百分之一百會來偷聽我們談話的。我首先找了張紙,給老婆寫了幾個字:"下面是演戲,請配合。"老婆心領神會地對我點了點頭,於是我們的對話就開始了。

"老婆,我考慮了好久,你明天起還是向公司提出辭職吧,因為我可能過兩天要出差,孩子沒人專管不行啊。"

"老公,可是我不想辭職,我現在的工作很不錯啊,如果我辭職了,以後想找這麼好的工作就很困難了。再說,如果我辭職在家專管接送小孩,我不就成了家庭婦女了麼?我還這麼年輕,我不想就這麼廢了自己啊,嗚~~~"

*,她還哭了,裝得可真像,我好懸一口茶水沒噴出來!我強忍住笑,繼續說道:

"那你說怎麼辦?我掙得比你多,總不能讓我退休你來養家吧?孩子的安全畢竟是第一位的,為了孩子,也只有犧牲你了。"

"老公,那你為什麼不跟我媽說說讓她在你出差期間臨時替你接送一下孩子嘛。"

"你媽?拉倒吧!我打死都不會求她!這是我們自己的事情,必須自己解決。你明天就去辭職,然後在家當全職太太,這事就這麼定了!"

"嗚~~嗚~~",老婆"哭"得更傷心了。

我猛一拉門走出書房(不出所料我又看見丈母娘身影一閃!),若無其事地坐到客廳沙發上看電視。我看到丈母娘心事重重欲言又止地在我身邊來回溜達。磨蹭了十幾分鐘,她終於忍不住了,慢慢蹩到我身邊,低眉信首訕訕地說:"新兒,你,要出差是嗎?"

"是啊,您怎麼知道?"我故作驚訝地問。

"嗯,你要出差,就儘管放心出差好了,孩子交給我來接送吧"聽口氣,仿佛丈母娘在求我。

"那可不行,您是媽啊,又不是保姆,怎麼能讓您幹這種事呢?不用您操心,孩子的事情我已經都安排好了。"

"別呀,新兒,看你說的哪裡話!什麼保姆不保姆的,我是姥姥,怎麼就不能接送外孫子?你快別安排了,反正我在家也是閑著…"

"啊呀,這樣啊,那就有勞媽多費心了!不過你每天出門時可要注意鎖好門,別再那麼粗心,另外自己走路也要小心啊!"

"當然當然,你放心吧新兒!"丈母娘仿佛得了寶貝似地歡天喜地地下去了。 其實我心裡知道丈母娘完全是心疼女兒,怕自己女兒真的失業當家庭婦女就麻煩了,所以她是一定不會同意我剛才所做出的"安排"的。其實女婿們在對付丈母娘的問題上不妨以此為例舉一反三,充分利用自己老婆同丈母娘的特殊關係,凡遇到難辦的事情,就給她來個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MeMe免費辣妹視訊聊天室 | 台灣色情聊天 - 情趣內衣秀bt - 手機偷拍裙底 | 影音視訊聊聊天 | 成人網愛 | LIVE173-爆乳視訊免費聯盟 | 美夢影音聊天室 | 同城美女寂寞交友 | 直播視頻聊天室 - 視訊聊天秀 - 台灣色B聊天室 | 快播視訊正妹 | 交友聊天視訊 - 玩美情人魚訊 | 美女裸聊 - Love104影音聊天室 | 美女裸聊免費激情 | 台灣美女直播 | 視訊聊天室直播 - 美女裸聊視頻秀場 | 成人視訊辣妹聊天室 | 免費同城視頻裸聊 | 交友網站 | 裸聊的聊天室 | 美女在線直播視訊 | 妹子聊天室 |